首页 > 我的故事 > 老师故事

老师说 | 爱,永远都不会来得太迟

2017/07/31 15:38:56 来源: 美丽中国

五年前,我大一,一不小心和教育结了缘,便自然而然地一路走到现在。

两年前,我去柬埔寨村落小学带帮扶,机缘巧合下了解到了农村教育。

从大二开始,我就很明确,教育会是我一生的使命,因此我想把教育看得更加全面,就加入了美丽中国,来到云南乡村支教两年。

我所在的项目学校位于城乡结合部,这里孩子的父母大多外出打工,平时由爷爷奶奶照顾。而知识文化水平低、素质堪忧、溺爱孩子的爷爷奶奶并不能给孩子们提供良好的家庭教育。但这不能以偏概全,也有例外的,但确实属于少数。由于家庭教育的缺失,孩子的注意力、自我管理能力、同理心、规则意识、情绪管理能力都比较欠缺。

由于一开始的不适应以及看到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差距,我在支教初期面临了很多自我矛盾。这里的孩子并没有像我想象中那样渴求知识、淳朴天真。反而,因为客观原因,如父母外出打工、家庭教育缺失、地处城乡结合部,这里的孩子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最初面对这些现实,我的消极情绪会不自觉地涌上心头。慢慢地,消极情绪不断积聚,我开始怀疑我来支教的意义。我知道我看到的孩子只是一个结果,在这背后有各种各样的客观原因促成这一结果。但是面对那些客观原因,我却感到无能为力。曾经不愿意向现实低头的自己,似乎想要举起表示放弃的白旗。眼泪、悲伤、愤怒、无奈、委屈把我打进了从未有过的谷底。我在谷底顾影自怜,兜兜转转却始终走不出去。人只有看不到任何希望才会选择放弃。在那个黑暗的谷底里,我真的找不到一丝希望的光芒。

不过,或许在给你希望之前,上天就想要去考验一下你,看你够不够坚毅和坚持。

在我想放弃但却始终不愿放弃的低谷中,那一堆五年级孩子写来的道歉信给这个黑暗的低谷带来了一束光。在信中除了有孩子真诚的道歉,也有出现了很多我在课堂上给孩子们讲过的一些话。之前我觉得孩子屡教不改,我对孩子们苦口婆心说的话,他们也是左耳听,右耳出,所以觉得很无力,也怀疑自己过来教书的意义。但是通过孩子们的道歉信,我知道那些话其实被孩子们听进了心里。他们有了想改变的意识,只不过之前的习惯根深蒂固,不是说改就能改,所以尽管意识上去了,行动也未必跟得上。

看完这些道歉信后,我开始站在孩子的角度了解孩子,不去过分地要求他们,也停止拔苗助长。如果我把我对孩子们的期待强加在他们身上,那是对孩子的极大不公平。作为老师,我能做的是给孩子们提供成长的养分,至于吸收的快慢,我是不能强求的。在这之后,我算是从低谷弹起,进入了另一个新阶段。在接纳现实的前提下,让希望绽放更大的光芒。

刚来支教时,我把我的期望以及原有习惯的教学方式带到这个新地方。就像我带来了一双好看的大球鞋但却不合孩子的脚。他们的脚还不够大,而我却以为给他们穿上一双厚袜子就可以解决问题。但实际上穿不合脚的鞋,始终会摔倒。虽然鞋子很好看,但却不适合他们穿。可那时的我觉得我给你一双好鞋,你怎么不珍惜,不好好穿呢,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这双鞋拿到这里,可你却不领情,这样实在太让我伤心了。于是我和孩子都陷入了抱怨彼此的恶性循环中。我以为好的,他们却不以为然。

可现在回头看,所有的矛盾都源于自己。是我把我的期望加压在孩子身上,是我试图把这些孩子当成是我以前接触过的那些孩子,把所谓好的东西加压他们身上。但在事实面前,我狠狠地摔了一跤。这些孩子不是那些孩子,这些孩子是他们自己,我不可能把他们塑造成我想要他们变成的样子。我应该尊重这些孩子本来的样子,在这个基础上给他们提供适合他们的养分,真正地以学生为中心,用爱和关怀持续滋养他们,耐心等待他们成长与绽放。

我相信当我真正地敞开心扉接纳这些孩子本来的样子,爱的力量就会进入到这些孩子的心里,积极的转变就会自然而然地发生。

我不强求,也不过分期待,就是活在当下,上好每一堂课,说好每一句话,尽己所能,用爱和关怀感染每一个孩子。

因为,爱,永远都不会来得太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