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的故事 > 老师故事

上交毕业后的1095个日夜,他在云南群山中只为做好一件事

2017/05/26 16:03:09 来源: 美丽中国

“对不起妈妈,我必须去。”


这是谢飞老师在面对妈妈“能不能不去”的恳求时,做出的坚定的回答。大学四年时光飞逝,他觉得自己过得有些不知方向,从没有认真思考过自己应当要做什么。直到遇见了美丽中国,和“让所有中国孩子无论出身,都能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”的愿景,他茅塞顿开。


2014年,谢飞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。人还在上海,思绪就已经飞到了几千公里外的群山之巅。在那叫云南省大理州巍山县青华乡青华中学的甚是陌生的地方,他尚不清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,但是强烈的使命感已经让他心驰神往。那时的他也没有想过,自己会主动将美丽中国两年项目期延长至三年,在大山里陪伴那群孩子1095个日夜。



站在山顶俯瞰,青华乡的连绵山脉和静默流淌的漾江


与群山之巅的初见

第一次踏上这片土地时,他发现自己是喜欢这里的。站在山顶,触目是一片深邃的绿。俯瞰脚下缓缓流淌的漾江,逐渐被升腾的水汽包裹,内心的安宁让他感到一种不真实的眩晕。旋即他意识到,这是在来学校那条有几百个弯道的盘山公路上,他被甩得有些晕车了。


旋即他意识到,这是在来学校那条有几百个弯道的盘山公路上,他被甩得有些晕车了。谢飞觉得自己其实没有抱着特别高的期望来到这里,所以当他提着行李来到宿舍,望着空荡房间里仅有的床,内心也是坦然的。


一切应该像这样。


谢飞第一次踏进宿舍时,空荡的房间里仅有一铺床,而如今的宿舍已经在他的整理下焕然一新


每天安宁地备课,安宁地上课,安宁地改作业,然后回到自己的一方小天地,为第二天做准备。感觉每天也很充实,学生也很配合,这种生活,挺好。


而当开学一个月、拿到学生初次月考成绩后,他无法像来时那样坦然了。全班四十多分的平均成绩让他备受打击,自己做的好像还远远不够。


于是他挤出更多时间投入教学,积极备课,希望自己的教学内容能照顾到每个同学,让大家一起进步。可是当第一学期过半时,他发现班里成绩较好的学生,学习进度已经远远超过其他人。而自己为照顾班里多数学生设计的教学内容,对这部分学生其实过于简单。


为了这部分学生,他开始在班里开展“培优”计划,但第一期参加的学生只有四个。谢飞在网上把所有的教辅都研究了一番,才最终挑选出合适的。他自掏腰包将所有资料买回来,每天给学生布置任务让他们自学,培养学习的自主性。到第二学期,参加“培优”计划的已经有20个学生。每个周日,他将他们组织起来,讲解上一周任务里比较难的部分。到第二年,这批学生大多已经非常适应自主学习。


谢飞相信,以后不管遇到什么样的老师,这些学生都能把这两年养成的好习惯坚持下去。


谢飞在给学生做辅导


他想做的,不仅仅是传授单纯的知识,他更希望学生们能掌握学习的方法。他总是希望每个孩子都能进步,养成自主学习的习惯。他只能在这呆两年时间,两年,他陪他们从初一到初二,却不能在最关键的初三在他们身旁督促他们。



反思

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就算是参加“培优”计划的学生,也不是所有都坚持到了最后。


有个谢飞觉得很聪明的男孩,在第一年的数学考试中,他每次都能考到将近满分。但在参加了一年的“培优”后,这个学生有一天突然跑到办公室告诉他不想再参加“培优”。谢飞和他聊了很久,试图“开导”他。最后这个男生在办公室哭了起来,却还是坚持说,觉得太累了,不想再参加。


那时谢飞面对这个学生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他一心扑到教学上,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把教学内容更好地呈现给学生,却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他为了“培优”计划付出了很多心血,“培优”计划也收效颇丰。正当他满以为自己让学生们喜欢上学习的时候,这个男孩突然给他泼了一盆冷水。班里有很多不大愿意学习的孩子,这个男孩是一个缩影,只不过是个成绩较好的缩影罢了。


谢飞觉得他应该用些振聋发聩醍醐灌顶的方法“唤醒”这些学生,重燃他们对学习的热情,可是哪里能有这样的方法?谢飞一直在思考这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,一方面他困惑自己的教学方法是不是出了问题,另一方面他看到那些不学习的学生,心中满是无奈。


直到一次家访突然点醒了他。谢飞不是没有家访过,他像每一位认真负责的项目老师一样,每周坚持进行家访,深入了解学生。学生们也十分热情,虽然他每次都强调不用特意准备什么,但学生们总要杀鸡宴请他。那段时间,谢飞开玩笑说自己是“土鸡杀手”。


家访时学生为谢飞做饭


这次家访的学生是个女孩子,留级生。周末放假后,他和学生走了三个多小时才到。山路崎岖,到了之后,谢飞累得立马坐下来休息。学生非常懂事地给他倒水,之后又跑去养鸡喂猪,像个忙碌的小陀螺。


那晚睡觉的地方在猪圈上面的一个小阁楼,因为实在疲惫,他早早地就上去休息了。四下寂静,他听到楼下学生和爷爷还在熬夜剥玉米,平时不太爱讲话的女孩,和爷爷笑笑闹闹,还不时欢快地哼几句歌。他突然意识到,虽然在家里不停干活,一刻也没有休息,这时这个学生是真的开心的。



谢飞家访时到过的学生家里,班里有很多学生住在这样的环境里


他开始反思,自己是否一直以来太过于关心成绩,忽视了很多其他的东西。他从不认为学习是一件不快乐的事情,可为什么学生们不快乐呢?


选择留下的第三年

带着这样的疑问和反思,时间转眼就到了第二年的元旦。还有三个月,他就要离开了。其实早在第二年开学的时候,他就开始考虑多留一年的问题。“培优”计划仍在继续,成绩优秀的学生大多变得更加优秀,而不爱学习的孩子也仍然不爱学习。说实话,他并不担心那些优秀的学生,真正让他担心的是那些成绩中等的学生。他害怕自己走后,他们无法适应其他老师的教学风格。


真正让他下定决心是在那一年元旦。


每年元旦节,谢飞会郑重地穿上自己的正装,打上领带,和学生一起跨年,毕竟一些特殊的时刻是需要仪式感的。在那天,他们会在一起谈心,总结过去一年做得好与不好的地方,说说平时不太会讲的话。


就是在那时,一个学生突然举手站起来说:“老师,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们第三年?”


或许这种辞旧迎新的时刻特别容易感伤,谢飞觉得自己眼眶发热。


他忧心学生们的升学,但他更舍不得学生们本身。两年的时间说短不短,说长不长,却根本装不下他和学生们之间的情谊。他希望他能看着学生们中考,步入高中的课堂。虽然他知道有的学生成绩不好,或者家庭条件有限,他们也许不能继续读书,但他也希望能给他们自己力所能及的指导和帮助。


就这样,他选择了多留一年。这绝不是头脑发热的决定。



数学课堂上的谢飞


他发现自己没能对每个学生都付出足够的关心,对成绩的过分在意让他错过了很多。这让他十分庆幸自己留了下来,甚至到现在,第三年也快结束时,他仍旧觉得在这三年时间里做得还是太少。他开始每天找不同的学生谈话,努力去了解每个孩子。


有一次,他找一个在班里不是很有存在感的女生聊天。这个学生成绩中等,性格很好从不惹事,但也因此很少引起老师关注。没想到,他刚把这个孩子叫到办公室,还没说几句,她就哭了起来。谢飞安静地等她哭了一会儿,才开口问怎么了。女孩抽泣着说,从来没有人这样正式地和她聊天,甚至连她的爸爸妈妈也没有。


这让谢飞深深地自责,他后悔自己没有早点这样做、没有关注到更多的学生。当初来青华时他的使命感如今一如既往,而他早已不再满足于一开始安宁的教学生活,他想给予学生们的不仅是知识,还有关怀和陪伴。他用离开前的时间尽力去弥补学生,但那些在一开始做得不够好的地方,将成为他心中永远的遗憾。


他觉得在离开之后,自己也将久久不能释然。


回望这1095个日夜

现在谢飞已经能愉快地和妈妈谈论在云南的故事,妈妈也很爱听他讲和学生之间的种种。但刚来时,他和妈妈其实因为支教闹得不太愉快。和天底下大多数挂念儿子的妈妈一样,谢飞的妈妈也不希望自己的儿子“吃苦”。在谢飞宣布要去云南支教后,她就一直关注着电视上和云南相关的大小新闻。


谢飞来到云南后,妈妈还是不能太理解谢飞这个看似“莽撞”的决定。那时为了修复和妈妈的关系,他耍了一个小小的心机。他原本只会做蛋炒饭,后来每次做饭时,他都要打电话问妈妈,这道菜怎么做,问完之后再顺便聊聊近况。长久下来,妈妈知道他在这里很有成就感,慢慢开始理解他,也知道他的支教生活其实并不是在“吃苦”。


有一点谢飞没想到,三年后,自己竟然变成了一个手艺还不错的厨子。上次寒假回家,他在家里做了一桌菜,得到满满的夸奖。



站在青华乡的山顶看日出。三年来,青山、河流、云海、日升月落,是谢飞内心最安宁的陪伴


云南三年对他的改变不可谓不多。三年前,即将从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系毕业时,他以为自己会找一个和专业相关的工作,平淡地度过一生。而现在,他决心离开美丽中国后,也会留在教育行业,一直努力下去。


回想起来时的初衷,他说大概是因为姐姐。小时候,家里只能负担起将一个孩子送去更好的学校,因而他去了镇上念书,姐姐却留在了乡里。后来他一路顺风顺水,考上名牌大学。姐姐却匆匆念了个职高,早早地开始工作。


他认为自己享受了教育不均衡的优势,对姐姐是有亏欠的。所以后来了解到美丽中国愿景时,义无反顾地决定加入。


三年了,他其实仍不确定自己给学生带来多少好的有意义的改变。但他确信,学生带给他的,远远超过自己所做的,微小的一切。


作为美丽中国2014-2016届项目老师,谢飞即将迎来他在2017年的毕业季。“即使用三年时间只能改变一个人,我想我也是成功的。”